看到我麻烦叫我去背文常

“也许你害怕被人讨厌害怕的要死,
但这要比真的死掉要好吧。”

【岚北岚】你们很熟么?

☆出现了!北极点cp

☆可以不看做cp,大体只是想尝试一下一些交际甚少的人物之间的组合形式,可能还会写其他的奇妙组合【x

☆艺考前攒人品

实际上鸣上岚和冰鹰北斗的关系挺好的。

或许是knights和trickstar的两者之间的关系被那对幼驯染给占领,又或者是濑名泉对于游木真的过激行为的太过吸引人的注意。

总而言之,几乎没有人注意过这二人的亲密关系。

最开始发现这二人关系的是濑名泉。

当然用“得知”似乎更贴切一点。

在看着使用午休时间出校门采购带着大包小包回来的鸣上岚,濑名不得不感叹了这个人的购物能力。

“又过度消费了吧,鸣君。”

“啊啦,没有哦,还是在我经济控制范围里的。”他开始着手整理买来的东西,“嘛,这次出去不只是满足人家要买东西的欲望啦。是班级里要开活动,由人家来负责采购而已。”

濑名看着对方把各种拉花整理到一个大袋子,从而腾出了另一个小袋子。

买的东西挺多的,估计也是顺路,鸣上决定先暂时放到摄影棚里来整理。

濑名觉得无聊,跟着翻了翻他买的东西。

“鸣君,这支口红是怎么回事啊?真的没有过度消费?”濑名像是找到了把柄一样的摇了摇那支口红,“不过,这支色号太浅了吧,不太适合你吧。”

鸣上抬头看了一眼。

“啊啦,那个是买给小北斗的。”

小北斗?

……

“冰鹰北斗?”

“嗯。”

“你给他买口红?你和他很熟么?”

“诶?人家和小北斗的关系很好这种事不是一眼就能看出来么?”

“哈???”

于是如此这般,如此这般,濑名就变成实质上第一个发现这对奇妙搭配的人。

第二个发现……啊错了,是得知两个人关系的人是衣更真绪。

看啊,如此心思细腻的衣更同学都没有第一时间发现这两个人的关系,就大概能够明白这两个人关系好到底是多么奇妙的事情。

那天trickstar的例行的晨跑后,就在四个人大致恢复过体力后准备返回班级时,冰鹰拽了拽他的袖口。

“需要你帮我一个忙了,衣更。”

“啊没关系的,尽管说就好。”衣更笑了笑,拍了拍胸口。

对方递过来一个粉色的手账本。“因为2A第一节上声乐课,这个本子也应该对他挺重要的,耽误了就不好了,所以没法亲手还给他了。”

“是要还给本人就好了对吧,交给我好了。”

是日日树前辈?或者真白君?

“嗯,请帮我交给鸣上同学,麻烦你了衣更君。”

“哈哈,帮忙转交东西而已,不需要道谢的了——”

等等给谁?

“交给岚君?”

衣更真绪的三观开始逐渐崩坏。

“对。”

……

等等,我现在应该质疑为什么岚君的东西为什么会在北斗手里还是感叹trickstar受knights的荼毒重要连北斗都不放过了。

于是衣更问了相较下更重要的重要的第一个。

“哦。昨天鸣上同学帮我补习前几天因为请假落下的电影史。因为昨天那两个呆瓜一起约去打电玩了,而衣更君你也是因为学生会的事忙碌所以也不方便找你补习,所以只好麻烦他了。”冰鹰北斗一板一眼的解释完了起承转合。

“不不不……我已经不知道该从哪里问起了。总之——北斗你和岚君很熟的吗?”

怎么说补习这种事果然还是应该首先找同班同学才对啊……尽管岚君是全年级电影史常年第一,速记这种技能果然还是好可怕,但是以北斗的性格不会因为补习这种小事去麻烦一个不熟的人。

“嗯?看不出来吗?”

承……承认了。

·

事实上,只要得知了二人关系后,两个人之间的交际也很容易发现了。

比如鸣上经常会买一些只要稍微一注意就可以看出不适合本人的化妆品,实际上那都是帮冰鹰带的、适合冰鹰的化妆品。

又或者鸣上书包里多出了几本不属于本人字迹的笔记,那也是属于冰鹰的。

——这不是关系很好吗,怎么以前没看出来。濑名泉开始自我怀疑,后来想想看好像关注游君更重要一点,于是就自我说服自己。

再比如冰鹰偶尔午后桌子上会多一瓶牛奶或者金平糖,当然金平糖的出现频率明显更高,那一般都是鸣上放的。

再或者一直被叫做私服灾难的trickstar,除去以前做过模特的游木其他成员的私服都一言难尽的情况下。在出某次外景拍摄的冰鹰,一款浅色休闲牛仔夹克随意摆着下摆漏出里面奶白的毛衣,下身修身的灰蓝色牛仔挽着裤脚一一这一看就知道不是本人操作的搭配,当然也是鸣上在他出外景之前拽着去商场给他搭的。

——这不是关系很好吗,怎么以前没看出来。衣更真绪开始自我反省,不过又转念一想自己好像大部分时间都用来看护朔间凛月了,然后理所当然的将锅甩给了对方。

·

鸣上有一条用蓝色星星形状宝石装饰的钥匙链,可以说不是什么便宜的东西。鸣上相当注意爱护,濑名问过才知道是冰鹰给他的生日礼物。

濑名拎着那条链子在阳光底下晃荡,看着通过宝石落在窗台上的蓝色光斑,确定了宝石属于奢侈品的行列。

“小泉可不准把它弄坏哦。”

“我知道,超~烦人。”

嘛,既然是冰鹰买的那就相当可以理解了,毕竟是姓冰鹰。

——不过,到底是怎么熟络起来的啊。濑名再次开始疑问起来。

冰鹰有一双很帅气的篮球鞋,淡紫色渐变白色的。确认过眼神,是我买不起的鞋。衣更真绪如此评价。

本人也相当注意保护,一般只有要求穿私服的外景活动本人才会穿出来。衣更作为一个见证过冰鹰日常私服的搭配穿着的人,都会很震惊于对方竟然没穿皮鞋这种事。

“呜哇——没想到北斗你也会买这种风格的鞋。”这是衣更在第一次见到这双鞋是发出的赞赏。

“很不适合我吗?”

“不不不,不如说适合极了。”衣更立刻否定北斗的天然发言,“是阿姨买的么?”

“不……鸣上同学买给我的。”

衣更愣了愣,想想看又是岚君买的,做模特挣到的零花钱也确实能消费得起这种奢侈品牌。

——不过,到底是怎么熟络起来的啊。衣更再次开始疑问起来。

·

——所以,两个人到底是怎么熟络起来的呢?

·

是要从去年的大动荡的结束说起。

鸣上的家庭环境让他无法成为一个温柔体恤别人感受的人,家里人彼此的生疏促成他的锋芒毕露的讨人厌的性子。

二年级的鸣上是一个不受欢迎的小鬼,而他的身边仅有那位友人。

那位无论自己将其疏离多远,抛弃利用多少次都会无条件原谅自己的友人;那位会抱住他夸他好看的那个友人。

鸣上很感谢他,让他明白了怎样才算是一个活生生的人。

这时鸣上刚刚通过那位友人的同学口中得知了自己的友人自杀的消息。

所谓大悲,可能是没有眼泪的。

他只是在愣住整整一分钟后,颓然的倒在了教室门口的墙上。

之后鸣上有整整三天都没有到校。

最后一天他去像往常一样在公园撸猫,就刚好撞到了冰鹰北斗。

两个人在一年级是同班的,但鸣上岚大多数时间是在翘课中度过的,而冰鹰北斗算是为数不多的听话的学生,顶多也是去去表演部。

——二人的圈子本身就不同。

但说没见过也不可能,你把开学典礼放哪了。

所以两个人都尽可能的友好而客气的向彼此打了招呼。

本该就这样就可以了。

但冰鹰北斗问了下一个多余的问题——

“鸣上同学,这几天你都没有到校。是遇到什么事了吗?”

“小北斗,人家问你:假如你身边那个对你最好的人在你还没来得及报答他的时候,一声不吭的离开你了,你会怎么样?”

对方像是认真的思考着。

“对我最好的人的话……”他把手指抵在了下巴上,“我的话就是奶奶了。”

真是的,这孩子说什么啊。

但鸣上选择了等待他的回复。

“如果奶奶突然离开的话,我想一定是有原因的吧的吧。”

“我会等她回来。”

冰鹰突然这么回答。

“如果一直等不见呢?”

“那我会一直等下去。然后努力成为她想看到的我的模样。”

——想要看到的模样么?

像那位友人期望的模样么?

「如果岚可以更温柔的对别人的话,一定是一个很招人喜欢的孩子哦!」

鸣上尽力的摆了一个友人会对人的笑容。

“谢谢你哦,小北斗。”

·

自那场大变革已经过去三天了。

街道上到处都是议论纷纷的声音,或许也并没有那么多,但是冰鹰仿佛只能接收到这种声音,这种随意对他敬爱的部长随意加以评论的声音,让他很反胃。

变革之后的这几天来校上课的人越来越少,像是在预兆什么。

冰鹰看着对方露着一个自己从未见过的笑容。

温柔,和气,褪去了麦芒。

于是冰鹰又问了一个多余的问题。

“鸣上同学,如果是你敬爱的前辈因为大动荡受到了伤害的话,你会怎么解决呢?”

“再反过来推翻那个王朝好了。”

初次见面!这里鲸格子/水景


♡高三应届编导生

♡如果你也是的话我们可以一起商量去校考鸭!

♡企鹅1063879669,欢迎来聊w


♤二次腐向写手,极速翻墙,低产坑神。一月一更是我高产时的状态,我所踏过的圈遍地都是坑


♡很容易吃北极圈安利,比起热门更爱产冷cp粮

♡喜欢我的作品的话可以及时轰炸我更新,如果没人理就会理所当然的坑掉(´・ᆺ・`)(是个坏毛病啦


♢大本命夏目贵志

♢本命声优绿川光

♢本命俳优北村谅

♢本命导演陈凯歌

♢本命p主keeno


♧圈

【全职】

王杰希吹

cp王喻/韩张/双鬼/孙肖/已经各种北极圈cp


【偶像梦幻祭】

tsp/knp

一推北/二推岚/三推敬/四推薰

cp星北/泉岚/纺夏/零薰/阵章/以及各种北极圈


【我的英雄学院】

相泽消太吹

cp欧相/爆轰/出茶/障常


【DRRR!!】

静临


【K】

我爱多多良

cp出多/礼伏/尊礼


以上是会随时掉落文的正在沉迷的

还有一下喜欢但是应该不会自己动手产粮的


【博多豚骨拉面团】

表白小蘑菇榎田!


【free!】

远野日和/松冈江(妹妹可爱!

cp真遥/宗凛/哥嫂


【刀剑乱舞】

爱刃药研藤四郎


【暗杀教室】

杀老师呜呜呜呜

cp秀业


☆☆☆☆☆☆☆☆☆☆☆☆☆☆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谢谢你能喜欢我的文章


「愿你能被世界温柔以待。」


有一个看动漫的爹是一种什么体验

占tag抱歉但我忍不住了我一定要说一下

就刚才,刚从作业堆里爬出来的我,捧着半块西瓜拿着把勺子坐到沙发上啃瓜。
我爸趴在另一个沙发上一动不动,我以为他睡了。
然后我一边刷着b站一边继续啃瓜。
就这时,我亲爱的父亲突然爆发出一句:
“愛-same-CRIER!!!”(核爆神曲)
发音并不标准,也并不在调上,但是嗓门大。
吓得我勺子和西瓜一起摔在了地上。
然后我爸挤出一个脑袋看着我摔在地上的西瓜。
“生气了么?”
然后只能微笑的回一句——
——“没有哦。”

【全员向】记某次37人的大型合宿企划【1~10】

☆偶尔也想让他们当一次高中生
☆说到夏天果然还是合宿啊【x
☆非乙女向非腐向的全员向
☆ooc有
☆转校生跟团是为了安慰孤独的斑妈【x

1
最初是trickstar的队长冰鹰北斗提出想借夏休期对组合进行强化训练。
小杏给出的建议是合宿。
冰鹰北斗对提案表示赞同,于是决定实施。
但是他们商讨这个问题的地点选在了午后的花园露台。
于是就在衣更真绪像往常一样提出地点方面的建议时,他的大腿上就挂上了一只大型黑毛。
朔间凛月表示对提案十分感兴趣,趴在餐桌上对对面的冰鹰北斗询问着是否愿意带上knights。
冰鹰北斗表示可以,多一个组合,可以多张一些经验,对组合发展也有好处。
于是下午就去向knights的队长提出邀请。
月永雷欧表示无所谓你挡道我的灵感了。
最后是濑名泉接受提案邀请,并在去往学生会室的路途中偶遇了守泽千秋使得对方认为这个提案很正义十分希望参加……
后面的事就开始朝着不可抑制的方向发展。
守泽千秋先是激动的将消息传播给了在天台全方位扫描小杏的羽风薰,羽风薰于下午undead训练时随便的聊给了朔间零;朔间零在轻音部教导后辈时告诉了葵家双子;葵裕太在和同班同学春川宙聊天时透露给了switch;葵日向则是肆意妄为的倾诉向了自己的后桌紫之创;得知消息后的仁兔成鸣偶然在水房遇到了接水的斋宫宗,他对对方做出了邀请,希望得到和对方关系缓和;日日树涉恰好听到了这个amazing的企划,并在学生会室中夸张的表演给了天祥院英智;天祥院英智表示十分激动,并敲击着莲巳敬人的桌子要求一同参加。
于是当不久后拿到那份37人合宿的企划书和申请提案的小杏,配合着皇帝大人的人畜无害的笑容,嘴角明显抽了抽。
我,小杏,转学。

2
好处是,天祥院英智为企划提供了去返专车和合宿地点。
这为企划省不少事。
有钱真好。小杏深深的被感动到了。
也被梦之咲信息传播能力而感到到了。
我以后要有什么秘密一定不会告诉他们。
小杏如是想到。
另外,“斑,为什么你也加入了企划?”
“哈哈哈☆人与人聚集起来就是巨大的祭典!让梦之咲都变成祭典吧!哈哈哈哈哈☆万分激动☆欣喜若狂☆”
算了。

3
于是企划就这么实施了。
然后集合当天所有人看向开过来的双层房车,又看向微微抬起手招呼着房车的金主爸爸天祥院。
有钱真好。
冰鹰北斗提着箱子,在登上房车的那一刻如此感叹到:“好像最后一点合宿的感觉都消失了。”
得到了所有人的掌声。

4
小杏点完人数后最后一个上的车。
虽然相互关系好的人有很多,但大家都是非常自觉的同组合坐在了一起。
因为上车最晚,天祥院提供的车尽管容载量很大剩下的空位还有不少,但是找到一个比较偏僻的自己的位置还是很麻烦的。
小杏四处寻找着比较闲置的空位,然后猛然看到三毛缟斑拍了拍他身边的空位。
“杏☆坐到这边吧!”嗓门大的突然整个车都安静下来了。
然后小杏义无反顾的一头扎进了trickstar堆里。

5
最后是天祥院英智带着fine友情空出一个角落给小杏。
得到一个不被打扰的位置变得心满意足的小杏开始观察各个组合。
梦之咲团魂炸裂的组合有很多,这次合宿有很多组合都意外的统一了一些东西。
比如trickstar统一了一条项链,款式和打歌服上的那根很像,估计是特意定制的;knights统一了鞋子,一双深蓝色的帆布鞋一反平时的风格,显得很是清新;ra*bits则是统一了同一根手机链,是前不久梦幻祭ra*bits的周边商品;包括undead也统一了体恤等等。
但是红月统一了一条红色绣花手帕是什么情况?!

6
合宿的目的地是天祥院家众多宅邸的其中一套别墅。
远离市区,临海,海景别墅。
有钱真好。所有人如是感叹到,然后就目睹着深海奏汰越入了海里,露出的满足的笑容……
不不不先来个人把他捞上来啊!

7
房间分配也是按组合来的,毕竟最初的这个企划是一个夏休强化合宿。
冰鹰北斗冷静的看着濑名泉怀里的游木真和衣更真绪身上的朔间凛月,精准的挑选了一个远离knights的房间。
今天的冰鹰队长也在担心自己的队友随时被拐走呢。

8
空房间很多,是特意留做练习用的房间,都做了不错的隔音措施。别墅外面院子不小,也十分适合晨跑。别墅一楼有私人温泉,面积不亚于一个泳池。蔬菜供应充足,厨具餐具齐全。
“会长大人!桃李可以在海里游泳吗?”姬宫桃李眼中放着星星。
“可以哦,但现在不行,我可爱的桃李。”
车程比较长,等所有人安置好,已经是临近晚餐的时间。
“失算了。”天祥院英智如是说,“我应该要求留下几个佣人的,至少要留下几个厨师。”
“但是大家的口味都不一样,应该每一种菜系都留一个吧。”
“不,干脆每个人都配一个厨师好了。”
自言自语着的天祥院摸摸掏出手机……
然后被莲巳敬人快速制止了。

9
最后knights的鸣上岚提出了一个比较折中的提议。
“每个组合都出几个人一起做晚饭吧。”
于是鸣上岚自动代表knights站出来,同时濑名泉也以“必须要让游~君吃上晚饭”的理由加入炊事班,朔间凛月迷迷糊糊的听到烹饪的话题立即举手加入,被knights一众拉回。流星队一众把高峯翠推了出来,高峯翠今天也是一脸好想死。紫之创表示经常在家给弟弟妹妹做饭,所以对厨艺还是比较自信的,然后明星昴流开始疯狂安利紫之创的蔬菜饼干,被冰鹰北斗用一个硬币制止。衣更真绪表示可以帮忙打杂。同时青叶纺也挠了挠头说虽然对厨艺不自信但是还是可以打打下手。红月的鬼龙红郎主动担任了准备晚餐的任务,fine的日日树涉和伏见弓弦也站出来帮忙。
到这里还是很和谐的。
然后不出五分钟日日树涉被以太吵和动作太夸张的理由被赶出了厨房。

10
“唔哇~濑名前辈厨艺相当好呢。”衣更真绪目睹着濑名泉将马铃薯快刀切成细丝然后丢到油中快速翻炒的全过程发出感叹。
“嗯。小泉很擅长烹饪呢。”鸣上岚冲着他微微笑了笑,然后加快了手上揉面的动作。
“但是在西点方面人家可是不输给小泉的哟!”
“岚君是要做面包么?”
“嗯嗯。”鸣上岚将面团分成几份,“小光很喜欢吃面包啦,人家想给他做几个好了。”
“呐呐,小岚。”影片美伽满手沾着马铃薯皮和汁液挤过来,“可以教我做牛角面包吗?”
“诶?小美伽喜欢牛角面包吗?”
“不……不是,是老师。老师好像只吃牛角面包,如果合宿老师什么都不吃就遭了。”影片美伽这么回答。
都是超级温柔的人啊。
衣更真绪这样内心感叹到,然后乖乖的继续给马铃薯削皮。
然而冰鹰北斗十分希望衣更真绪现在就从厨房出来。
他撑着因为空调还没完全凉下来而无法专心入睡突然找到了一个体寒的全身冰凉的自己所以不由分说就抱住自己的朔间凛月,内心绝望。

【出多】别再摔到脚腕了

☆突然想起这对cp,就想产个粮
☆剧场版预热算是?
☆出门玩上树摔下来伤到脚腕于是打电话叫出云来接自己回去的十束
☆段子

少年就这么坐在河边的草地上。
身上的白衬衫像是经历了怎么似得沾着草尖和泥土,皱皱巴巴的挂在身上。手中拿着一支细树枝,白皙的手腕带动着指尖的树枝戏弄着草丛间的蚂蚁。夏日午后的风浅浅的,勾着亚麻色的发梢浮动着,衬着少年温柔笑意的面色,像极了一道风景。
时间就好像连同这道风景和风景中的和煦的阳光浓缩起来,带着慢慢搅拌的蜂蜜柚子茶的清新,安谧又甜美。

直到——
“喂喂——”迎面走来的墨镜男子看起来更年长一些,“到底是怎么了?”
少年凭借声音就可以判断来人。他立即扔下树枝,带着欣喜的笑容。
“唔啊——你终于来了,草薙哥。”
草薙出云无奈的揉着自己的头发,叹了口气。
“所以说——你现在怎么样?”
然后他就看到少年在他面前将裤腿挽起,露出那个红肿的脚腕。
“怎么搞的……我的天……”草薙蹲下去,仔细去看了看伤口。
开始发紫了,周围还蹭破了皮。
对方挠了挠头,露出尴尬的笑容:“从树上摔下来了。”然后刚好对上草薙无奈的目光。
“真是服了你了——我该说,果然是多多良么——”

所以,最后的结果是——
墨镜男子背着少年,少年将手腕环过他的脖颈,酒红的夕阳渲染着温柔的气氛,含着暧昧的空气,留在二人脸上。
草薙嘴上抱怨着,又把背上的人护的更紧。
十束埋在草薙的颈窝里,爱恋的他的味道。
他在他的脖颈间蹭了蹭,带着撒娇的味道。
“呐呐,草薙哥。假如有一天我死了,你会怎样?”
墨镜男子停了下来,空气也在凝固。
“别说蠢话,笨蛋。”
……
“开玩笑的~我也不想和草薙哥,king,小安娜还有吠舞罗的大家分开呢……”
他抿着嘴轻轻笑着。

一个认真的遐想

记得刚入坑的时候压过官方可能会出每个偶像的个人solo,然后四专就集体solo了。那么改天会不会出组合之间相互翻唱的这种专辑,比如什么
圣洁温柔trickstar
过激背德fine
可爱清新undead
青春活力ra*bits
电子活泼Valkyrie
复古优雅2wink
中二正义knights
优雅骑士流星队
清爽魔法红月
传统和风switch
想想就很刺激😂
顺便一提其实很想让全校大合唱《Only your stars!》

【折夏】突如其来的脑洞

他听说过那个男人的传说。
似乎以前在池袋是个无恶不作的情报贩子。
“其实是因为太孤单了吧。”夏目贵志是这么认为的。
因为那个穿着黑色毛领外套的男子安静的站在樱花树下,安静的注视着樱花。
“他其实是渴望有人能注意到他吧。”

“诶诶——是的我是新宿的情报贩子折原临也!”
“我呢最喜欢的就是人类了!人类LOVE!”
“人类真是太有意思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任何一人人类我都是我随手可弃的棋子哦!毕竟看着人类被背叛的表情也很有趣呢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但是呢,”眸子微微眯起,露着压迫的气息,“唯独这个孩子。”
“你们谁都休想动他一下呢~☆”
折原临也将那个少年护在怀里,刀尖凛冽。

【王喻】【韩张】张新杰每天都被喻文州聊到失眠【三】

☆cp王喻 韩张
☆喻文州张新杰闺蜜组日常
☆ooc
☆这章没写韩张没打标签
☆今晚实力心疼负责带团的车前子
☆当三个心脏联手时……

“你们唬我。”
张新杰义正言辞的控诉到。
“你们说要凑齐四大心脏,但你们根本没有肖时钦。”
“可怕。”君莫笑撑起伞来,“你们四期心脏组居然团宠肖时钦。”
“废话。肖时钦可是我们四期老妈子,不宠他哪来的我们?哪来的可爱的少天?”喻文州操控的那个术士接上话。
义正言辞。
叶修安静了一会。“黄少天一天都不可爱。”他做出评价,“我有时甚至想掐死他。”
“他说话说不到憋死一直是联盟内部三大未解之谜之一。”张新杰回答。
“嗯???其他两个是什么?”
最怕空气突然停顿。
“我下了。”张新杰瞄了一眼已经十点三十的时间,开口打破尴尬的空气。
“别呀新杰,你这夜都熬了半个小时了别功亏一篑啊。三天熬夜,一如既往啊!”叶修试图抢救,“而且你还没告诉我剩下四大未解之谜是什么。”
“我瞎掰的别当真。”
“新杰你学坏了,叫你少跟喻文州玩。”
“那我就勉为其难的听您这一句劝,先下了。”
“别介!”叶修抬高声音。
“事实上,是我和前辈意外的等到了野图boss刷新。”喻文州的那个术士接上叶修的话尾。
“和我有什么关系么?”
“缺奶。”异口同声。
义正言辞。

“新杰新杰还醒着么!”君莫笑猫在草丛里扫视着对面的大片人群。
“醒着。读好了两个治愈了。”张新杰双手揉了揉太阳穴。
“行。文州你那边先放个混沌之雨试试对面多少人。”
“好。”术士蹲在草丛里开始吟唱。
张新杰通过这个牧师小号盯着蹲在自己前面的术士。“你们两个真的打算三个人拿下野图boss?”
“输出,辅助,奶妈。完美搭档。”君莫笑将千机伞换成枪形,看样子是准备开怪,“而且还是一个50级的蓝晶骑士。”
野图boss在你眼中到底是什么……
张新杰又盯了一会儿的术士。然后术士站起来了,举起了权杖……
张新杰终于打算把自己的疑问说出来了。
“喻队的术士为什么顶着中草堂的公会。”
吓得喻文州手一抖。
法施在了boss身上。
喻文州开怪了。
君莫笑一脸懵逼的看向术士。术士一脸懵逼看向牧师。牧师一脸懵逼看向……看向boss。
“OT了。”张新杰正经的回答,并推了一下眼镜。
“这个我们都知道!”

今晚中草堂负责带团的是车前子。技术部给他这边发下的材料清单第一急需就是蓝白晶。
幸好这个需求的boss级数比较低,而且同期还刷新了一个75级和一个65级的野图,去的大公会也应该少,车前子是这么认为的。
恰好雷霆也这么认为的。
恰好叶修喻文州也是这么认为的。
车前子带人猫下的时候打眼一扫就是雷霆的公会,带头的是个机械师,又是夏休期,车前子觉得自己用指甲盖想想都是肖时钦。
难啊!
车前子咽了一下苦水。难也要拿下,想想现在技术部总管是谁?
杰希大神诶!!!
妈呀力量又涌上来了。
诶卧槽boss怎么开了???那家开的???
车前子突然就懵了。然后他看到boss正对面站起一个术士。
顶着中草堂的公会。
卧槽我们的人?谁这么不懂事?
还没来得及看清对方ID,那术士后面又站起来一个牧师,牧师后面又站起来一个君莫笑。
君莫笑。
……
???

蓝晶骑士已经提起骑士剑,直指术士。散人冲向前攻击拦下,贴身短打。
术士开始吟唱。
牧师随着节奏开始为君莫笑刷血,另一边看着术士保证他能顺利吟唱。
六星光牢。
罩下,boss锁住。君莫笑加快速度将仇恨抢下。
整个过程速度极快,根本不像普通玩家手笔。车前子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布阵了。
等等。
——就只有这仨人么?
君莫笑是谁很清楚。只是那两个小号……
会是谁?
看到术士,并且节奏这么准的话第一反应应该是喻文州,但是它顶着中草堂的头衔。
看到牧师,并且节奏这么准的话第一反应应该是张新杰,但张新杰不可能熬夜。
车前子举棋不定的时候,突然感觉有人搬了个凳子坐到了自己旁边。
“怎么样了?”王杰希问他。
“对面有以君莫笑为首的三个人开怪了,但是没有带团队,只有这三个人。期中有一个术士顶的是我们的公会头衔,技术很高。三个人技术应该都是职业级的,我们和雷霆都没动。”车前子心里发虚的如实汇报。
“术士……”
车前子视角一直保持着追踪术士上,王杰希盯着看了一会,从板凳上坐起来。
“稍等二十分钟左右,马上解决。”
车前子突然想起来王杰希的房子离微草徒步就十分钟。
车前子突然想起来喻文州最近住到了王杰希家。
车前子突然想起来自己男神都有对象了而自己还是咸鱼的事实。

“新杰刷血。”叶修说。
“不行,会OT。”张新杰说。
“不会的。”
然后张新杰刷了。
然后OT了。
“你又唬我。”张新杰淡定的顶了顶眼镜,看到自己的屏幕画面变成灰色。
然后果断退出账号。拔卡。关电脑。关灯。手机关机。躺下。
然后。
又失眠了。

喻文州有些懵逼,觉得这场面没法救了。
“我们连奶都没了还打什么?!”喻文州说。
义正言辞。
“要不我们投奔雷霆吧。”
“附议。”
“不怕大眼打你啊。”
“不——”
喻文州的术士强退了。
王杰希抓着喻文州有些过长的头发将其强行看向自己。
“半夜不睡觉和微草抢boss很有意思对吗,喻队长。”
“我昨天看到桌上有微草的账号卡还没在意,你还真的往外拐啊。”
“杰希你听我解释。”
“好啊。”王杰希把人按到床上,“我给你一晚上时间给我解释。”

【王喻】七夕节与魔术师

☆可能是今夜最晚的贺文了
☆我一直觉得老王应该是是幻想主义浪漫气息特别浓人嗯
☆一点都不文艺的场景描写
☆不要追究怎么做到的
☆我还活着
☆想扩列一些全职王喻的小可爱
☆又要复健了……


“抱歉杰希,我去不了你那边了。”
训练室窗户上已经染上了淡淡的昏黄,有些发深色的天飘着几片淡淡的云,云角也含着昏黄。
室内有些发黑,喻文州用肩夹着手机和对方说着,走到门边将门关上顺手将灯拨开。
电脑旁放着蓝雨出品的小台历,28号被用笔圈了出来。
七夕节啊。本来就因为联盟的各种活动使得假期没能和恋人好好见一面,好不容易过七夕,又被战队叫回来集训。
“没事。”
王杰希那边回答坦荡,还能听见对方的呼气的声音。
“你在干什么啊?”喻文州坐回原处,将刚才整理的材料摞在一起向桌面磕了磕。
“跑步。”
“夜跑?”
“对啊。老韩和我说这样减肥还健身。”
“那这也太早了吧。”喻文州眺了一眼外面还没黑的天空,“人家的意思不是让你饭后跑么,吃饭了没?”
“没呢。”王杰希喘息声越来越重,“约了人吃。”
“谁啊?”喻文州勾着嘴角,右手拿着笔根敲击着桌面。
“想知道?”王杰希气息有些平稳,估计是停下来了。
“嗯。”

“你现在在蓝雨么?”
“在。”
王杰希顿了一下,大概是在调整呼吸。
“在训练室?”
“嗯。”
“去打开西边左手起第二扇窗户。”
喻文州右手扶着手机照做了。
与窗户开启同时是红色的玫瑰花瓣飘落下来,有些甚至顺着微风飘进房间里。鲜红色配着晚霞的昏黄调和一种醉人的气氛。
他透过那些纷撒花瓣看到属于自己的魔术师站在楼下。
魔术师对着他笑了一下,笑声的气音通过手机话筒传过来。
魔术师用右手将他的挎包拉开,从拉链缝隙中钻出的白鸽向着自己这边飞来,翅膀带动的小风让本来下落的花瓣打起了旋儿,就好像是托着那白鸽朝这来,也或者像是花瓣跟在白鸽后面一样。
白鸽安稳的落在自己面前的窗台上,喙上叼着一张小巧的粉色贺卡。
他望了一眼楼下的魔术师,魔术师持着一支玫瑰,手机扶在左耳旁,就这边望着他,眼中带着笑意。
“我约我对象。”
魔术师将花蕊对向自己,声音从听筒传来。
飞扬的花瓣已经全部落地了。他可以清楚的看到自己的魔术师融入晚霞的昏黄中,画面被柔化到饱和,那个持着玫瑰的人,正怀着那种浓缩感情的目光看着自己。
他用手取下鸽子喙中的小卡片,指尖轻轻按压触到了那个环状的小东西。
喻文州勾起的嘴角,眼睛微微眯起。
依旧是那个用右肩夹手机的动作,他拆开卡片将那枚银色的戒指带在右手的无名指上。
用左手拿起肩膀和耳边中间的手机放在左耳。
“那你要对我负责一辈子。”
那枚银色的戒指抵在喻文州好看的唇上,他如是说。

「我从小就能看见某些奇怪的东西,其他人似乎看不见
——这恐怕就是被称作妖怪的东西。
和我一样可以看见这些东西的外婆——夏目玲子,她让妖怪写下名字以证明自己战胜了妖怪。
能够随意使唤妖怪的那叠纸,我以遗物的形式继承了友人帐,过着把名字还给妖怪们的日常。」

那个少年,从最初就与他人不同——
似乎从最初就与别人处于不同世界——那些似是友好或似是危害的妖怪们,似乎只有他一人可以看到。

「也许是习惯了被人畏惧。」

那个少年,孤零零的,辗转与那些所谓的亲戚之间,亲戚们与踢皮球一般想尽办法让他离开。

「要是再度变成孤零零的一个人,我还能像以前一样忍耐下来么——」

现在的这个少年,获得了以前不敢想象的亲情与友情。
那个温柔的少年,世界也必然会对他温柔相待。
「我现在,很幸福呢——」

希望大家b萌为夏目贵志投上一票,夏目君,加油!!
占tag抱歉ww